网上买马网站

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悦读 > 详细内容
故乡的老井
来源:发展导报 作者:李文英2019-01-09 08:34:27
浏览字号:
0

  我家乡的村叫泉江,村民把坡底水井的地方叫泉沟,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。可惜我们村既没有大江,也没有济南趵突泉那样的泉水,全村赖以生存的水源就是一口老井。

  老井在较平坦的一块地方,不很深,大概七八米,用担水的担杖钩住水桶就可以轻松地打起水来,所以用不着安装辘轳;井台三面用麦饭石块砌起半人多高的墙,保护水井的清洁。距离水井大约七八米有一个洗衣洗菜水槽,水槽底侧边凿有一个圆圆的鸡蛋大的洞,便于排水;水井周围种有几棵高大的白杨树。

  我们这口老井里的水不同于别处,它不是一般的地下水,而是控山水。我们小山村和五龙山一道山脉,因为地理条件和交通的限制,周围没有任何现代化的企业。这座小山丘,山体上层是较肥沃的土壤,绿树葱茏,农田生机勃勃,村里人走出大门,不用费劲就可以欣赏到“两山排闼送青来”的美景;山体下面是层层麦饭石。雨水经过山体表面植被的净化浸入山体,又经过层层麦饭石、砂砾的过滤,溶入了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,汇聚成一股山泉水从老井底部汩汩地冒出来,滋养了我们全村的男女老少和一切动植物。老井里的水因为是山泉水,所以入口的感觉特别清甜,陆羽在其著作 《茶经》中曾指出:泡茶山水上,河水中,井水下。我们的水正是山中流出来的控山水,用我们老井里的水煮饭、泡茶味道特别鲜美。

  在离水井大概十几米的距离就是我们全村的菜地,各家都在这个地方分有一小片,用高起的田垄来做分界线,从高处看就像是一方方的棋盘,菜地的墙根或角落一般会栽种几株金针,一小池韭菜;这两种植物都是宿根,不用费很大的力气打理。每年清明节一过,大家都在菜园里种上蔬菜,像苏东坡在 《菜庚赋》里说的“汲幽泉以揉濯,待露叶与琼枝”一样,村民从老井里挑来一桶桶水灌溉,水从柳条编织的篮子(不要小看这个篮子,水从这里流出就会减少水对土壤里菜籽的冲击)里流出,均匀地流到菜地的每一个角落。到了初夏季节,紫色的茄子,嫩绿的北瓜,头上顶着娇艳黄花带刺的黄瓜,一嘟嘟圆圆的青色的西红柿......五彩斑斓,耀人眼睛。金针最好是花骨朵的时候采摘,如果开花营养价值就会大打折扣;而北瓜,村民一般要等到一尺长短才肯采摘,只有一个时候例外,那就是六月六。这天,爸爸早上从菜园回来,颤颤悠悠的水桶里必定会漂浮着几个嫩嫩的北瓜和带刺的黄瓜。我们这里讲究六月六吃紫皮蒜拉面,而黄瓜和北瓜是必不可少的两种菜。这第一个嫩北瓜理所当然地送给奶奶先品尝。这一天的饭菜,是一年里新鲜蔬菜开始的第一顿,到现在都记忆犹新,这都是老井的恩赐。可惜,后来再怎么做也找不出当年美味的感觉。

  种菜是男人的专利,老井也有专利给村里的妇女和小孩。开春气温转暖,苦苦菜绿茵茵地招手,妇女们采摘来,在家里用开水焯过,拿到老井,从井里打起一桶桶水,浸泡一段时间,然后在井台旁边的麦饭石上把苦水揉搓掉,再用井水涮几次,这天家里就有美味的苦苦菜吃了;五月初五前夕,大家各自又都端了一大盆发酵过的软米前来淘洗,端午节的清香就从老井上飘出;或者几个妇女拿几件衣服,在石槽里洗衣服。而我们小孩就在井台边的杨树下玩耍,折来嫩绿的杨树枝条,吹树笛玩。妇女说说笑笑,小孩尖叫声声且混合不同音色的树笛,井台边欢声笑语传出很远。

  这次再次回村,特意到老井探望。村民都已经搬迁,老井再无人光顾,周围杂草丛生,井台上只留下了前来饮水的小动物的几个足迹。因为长时间无人饮用,老井里的水满满的,上面漂浮着几枚枯叶。俯身看去,清澈的井水里映照出已不再年轻的我。不知若干年后,再来探望,我和老井都会发生什么变化。可是,我亲爱的老井,不管我身在何方,如何白发苍苍,我都是你的女儿,我的血管里流动的都是你的血液。

没有了

责任编辑:卢琳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