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买马网站

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悦读 > 详细内容
瓦屋山行思
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杨献平2019-06-17 09:48:24
浏览字号:
0

  瓦屋山是一座桌子一样的山,位于四川省洪雅县瓦屋山镇境内,四川盆地西缘大相岭东南麓,为邛崃山峨眉之支脉,与雅安市的荥经县相连。站在县城高处看,远处确实有一座黑桌子一样的庞然大物,巍巍又稳稳地停放在天地一隅。我想,这样形状的山峰,是极少见的。上天造物或者说剧烈的地壳运动,导致的结果一再令这个世界充满惊奇和神秘,令一代代人在大地上一再感叹自然的鬼斧神工。但这一切却不是“天地毓秀,造化奇伟”之类的简单词句就可以概括的。庄子说: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”凡人之言,能恰到好处的,少之又少。

  成都距离瓦屋山仅仅一百多公里,几年来,我竟然没有注意过这一座别致的山。我和他,在此前的时光里,就像是两个相互站立而不相互打望的朋友。好在,对于美好之物,我从不拒绝赞美,更不无视他们的存在。

  进山之时,大雾并小雨。这种雨雾,在四川大多数地区,常见却又很美妙。但对于第一次来瓦屋山的我,这更像是一种拒绝。到雅女湖停车,在雨中,我没有看到更多碧蓝的、幽深的涟漪不断的水,可水走后和未来之前,湖底所呈现出的那种柔嫩的绿意,尤其是其中蜿蜒如音符的人形曲径,配上两岸山坡根部的白色民舍犹如置身于仙境。

  这瓦屋山,若是在北方,肯定是一派刚雄之姿,尽管也会草木葳蕤,但绝不会如此丰饶。而促成它的丰饶的,则是水,有水则万物生,有水则无论巨微,皆备灵性。可惜,待我进入瓦屋山深处,雨居然又大了。

  上山,在索道之上俯瞰,白雾之中,草木静默,就连硕大的杜鹃花,也都有了倦色。在这海拔两千多米的地方,这成片的骄傲的花朵,一朵朵一枝枝,似乎相顾无言。可细看,它们又是各自喜悦的,风雨本来就是常事,对于瓦屋山成片的杜鹃花而言,它们的经历与见识,要比我这样的中年人丰富与深刻得多。沿着木板铺排的道路前行,可以看到一些古树,苍苍郁郁,弯曲的和挺拔的,像极了人生。有些枝丫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,粗大的根部甚至开着红色的妖艳花朵。我不知道那花的名字,只觉得,事物之间的相互依附与成就匪夷所思,看起来朽而无用的,对其他生命来说,却是肥沃的生身之地甚至一展风采的疆场。

  复步行,细雨敷面,偶尔的小风吹过,树叶上的水珠银子般跳下来,在湿润的土地上无声而灭。雨水时大时小,白雾包裹一切。人在其中,踩着流水,可以明显感觉到,这瓦屋山中,其实是没有人的,在其中行走的人,都成了它的一部分。蓦然见瀑布,飞流直下,轰隆隆的声响,好像这山在自我捶打胸脯,并以此来进行一种锻炼或者向所有有灵性的事物进行诉说。

  浩浩之水大都来自山顶。难以置信,山顶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水呢,而且不止一处,无休无尽。在一面瀑布前站定,闭上眼睛,那种持续的砸地的声音,忽然就到了身体里面。瓦屋山最大的瀑布为兰溪,在此仰望,方觉得万千事物,不过是稍纵即逝。

  夜宿复兴村,这是瓦屋山下的一座羌族村子。村里的人至今还穿着羌族服装。山歌、酒歌和喜庆歌,朴素、真切,既有对历史和英雄的追溯与歌颂,又有自我内心情感的真切表达。听来令人倍觉苍凉,又富有美好的意味。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
Baidu